簡單,隨我性!

Dear dairy,

挺害怕深夜醒来,思绪清晰然后睡不着的感觉。
过去的事情那么近,好像所有的事仅仅是昨天一样。
一个转眼,我的生命已经过了二十六年,
这是一个漫长的,漫长的成长历程。

我一直想,活到六十岁就足够了,
生命可以灿烂的燃烧六十年,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个事情。
因为我自私的眼里,容不下太多,无需儿孙满堂,
仅有我在乎的人陪伴,膝下儿女一双,长大他们自由的飞翔
我便可以完成历史使命一样,离开这个星球,归于尘土。

而又经常想,生命的留年这么短了,
又该如何过呢?
工作,旅行,过自己钟爱的小日子。

生命里总会出现不如意的人或是事,
比如我母亲的第二任丈夫,
很本土的乡村匹夫,
我是非常不喜欢的,感觉很搭不上,
我费了半个月才肯叫他一声爸,
我死活不跟他同姓,坚决要我本身的姓氏,
无法沟通和交谈,我总是默默的听,偶尔会有意见说说,
幸好家里有个小妹妹,缓解这种不适应感。
但对我来说,这种感觉是悲催的,极其不喜欢的,
多渴望自己的亲生父亲,这是每个失去翅膀的天使想要的温暖。
这是我的悲剧,希望生命里的另一半可以弥补。
这种对男人的依靠感,上天会给我补偿吗?

All is decided by god?
I not sure, maybe a small moving decide the future.
No one knows the following show…
And just enjoying it.

good nIght,
Lulu

评论

© 米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