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隨我性!

Dear Dairy, 

安静的周末就这么过去了,明天又开始新的一周。

昨晚的睡眠非常不好,每隔一小时就要眯眼醒来看下,

荣少不在身边,却忘了心安。


下午用Hotelbeds的券去高德置地练习了2个小时的高尔夫球。

手握球杆太紧了,2个小时下来痛到不行。

脚直立,呈线,肩膀一条线,挥动手臂,杆对准球打出去,

最好的成绩是落点,80YD. 

没有教练指导,好难,虽然后面对准的机会大很多,

但仍旧觉得太吃力,也有点儿趣。


结束高尔夫球练习后去联合书店,

看到了喜欢的《亲爱的安德烈》,

应台小姐的文笔真的好棒,字里行间都是感情能力,

温润而有力。安德烈的思维很特别,

18岁的少年,到21岁青年,对道德/文化/独立等有如此读到的见解。

很倾佩。18岁-21岁的我,高中到大一的过度,才刚刚打开世界,

一脸懵逼,啥都不懂。


可能荣少连续上24小时的班,的确太疲惫。

一整天都很不好的感觉,

话也不说,脸黑黑的。

其实我也应该能够理解,应该安静,应该陪在身边,拉着小手即好。

何必一直追问对方要自己已有的答案。

其实我都很懂,只是在爱人面前忍不住要说,各种说,各种撵。


有时候女人真烦。就爱瞎折腾。

静一静,不也是挺好嘛。

打打字,如同跟自己说说话。

做个明白人,做个好人。


晚安,Lulu。

评论

© 米樂 | Powered by LOFTER